惡魔囚奴 第十七章:好巧

上一章 · 章節列表 · 下一章

何以儂站在站牌前等公車,寒冷的天氣讓她不停的搓著手,偶爾也重重的跺一下腳。低頭看看時間,還好,時間不算晚。

積雪的道路使得很多私家車停在家里的停車場,站牌下的人越來越多,人們紛紛的擠往這個唯一能抵御寒風的站牌前,原本寬敞的站牌頓時擁擠了很多,何以儂被加困在里面很不舒服,雙臂推開人群走了出來,站在靠近路邊的一角。沒了站牌的擋風,寒風毫無阻攔的吹來,她忍不住打個寒顫。

終于,公車在眾人的翹首企盼中緩緩駛來,還沒停下,一股腦的紛紛涌了上去,何以儂跟在后面,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擠了上去了,卻恰好夾在兩個男人之間,車子的晃動,男人的有意無意擠壓讓她覺得惡心,緊緊的咬著下唇,竭力抵抗那靠過來的龐大身軀。

沈浩宇正看向窗外,不知誰打開窗戶,寒風吹進來,一陣冷氣過后,他卻聞到了那熟悉的淡淡的清雅香氣,轉頭看去,一張委屈憤怒卻莫奈何的小臉,憋得通紅通紅的。

心輕輕的蕩了一下,喜悅驚喜的泡泡紛紛冒出頭來,呵呵,原來他是那么迫切的相見到她??!

“是你?!好巧!”

正奮力抵抗的何以儂聞言抬起頭,眼里閃過驚訝,輕輕一笑,眉頭依然輕蹙著。

“是,是??!”

沈浩宇看了看,站起身,拉她坐下來。

“何同學,你坐一會兒吧!”

何以儂一愣,已然被他拉進位置上,寬松的環境頓時讓她松了一口氣,可是自己享受了,卻讓別人遭罪了,怎么說心里也不好意思。

“沈同學,還是你坐下吧,我……”

沈浩宇按住她的肩膀,把她摁下,溫柔的笑意里有著小小的寵溺。

“我就快下車了,站一會而不要緊!”

何以儂見他堅持,不好拒絕,說聲謝謝,坐了下來。

“你經常坐這趟車嗎?”

沈浩宇見她又要把頭扭向窗外,忽然問道,他不喜歡看到她那種飄忽幽怨的神情,仿佛他與她同路人無異,這種認知讓他心里不舒服,他要她的眼里有他的存在。

“嗯,這輛是最近的?!?/p>

沈浩宇一路上不停的問著,何以儂簡單的回答著,偶爾微笑點頭。雖沒高談闊論,暢所欲言,但只是平淡的幾句交流讓沈浩宇一向平靜的心湖開始蕩漾起來。

何以儂沿著學校的大道悠閑的走著,靴子踩在雪上,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。一場雪下下來,校園里頓時清冷了很多,偶爾一兩個同學走過,也是腳步匆匆的。光禿禿的枝丫上,堆著雪,風一吹,簌簌落下來,打在臉上,沁涼透骨的寒。

揉揉發疼的額際,何以儂懊悔的嘆了一聲。韓霽風真如她想的那樣徹夜未歸,而她愣是瞪著天花板睜眼到天亮。

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聽不到那放肆而囂張的剎車聲,她甚至不能安然入睡,總是抑制不住心胡思亂想,而當困意襲來時,天色已經是魚肚白了。

突然手機鈴聲響起,讓沉思中的何以儂嚇了一跳,拿出手機一看,是家里的號。

“喂,我是何以儂?!?/p>

那邊傳來王媽焦急的聲音,“小姐啊,你快點回來吧,老爺病發作了,正在搶救呢?!?/p>

何以儂一驚,差點握不住手機,他知道爺爺的心臟不好,可是無緣無故的怎么會發作呢。

“病倒?爺爺他怎么會病倒呢?”

“小姐啊,你就不要再問了,趕快回來吧!”王媽急匆匆的掛斷電話。

何以儂飛快的向校外跑去,忽然停了下來,爺爺病了,不知道哥哥知不知道,打通電話吧!

幾聲簡單的嘟嘟聲后,電話被接起。

“我是韓霽風?!?/p>

何以儂咽咽唾沫,輕聲小心的說道:“哥,我是以儂?!?/p>

那頭沉默。

“哥,爺爺突然病倒了,你……”

韓霽風冷笑兩聲,干脆的答道:“我知道?!彪S即切斷電話。

何以儂愣了一會兒,收起電話,朝外跑出去。

何以儂急匆匆的趕到醫院,徑直走到頂層的特護病房,看到他們,跑了過去。

“韓叔叔,雪姨,爺爺怎么會突然暈倒,發生什么事了?”

紀雪柔眼睛瞪向一旁雙手插在褲袋里,一派悠閑的韓霽風身上。

“還不是那個混蛋不肖子,一回家就把爺爺氣成這樣。你說我怎么會有這么個無情的兒子,他的心是鐵打的嗎?”

說著說著淚就掉下來了,何以儂心疼的讓她靠在自己身上,輕聲安慰著。

“雪姨,你不要太難過了,爺爺的身子那么硬朗,一定會沒事的?!?/p>

韓子群看著哭得幾乎要昏過去的妻子,輕嘆一聲。

“小儂說的對,你的身體不好,就不要太難過了,要是你也倒下了……”

韓子群垂下頭,不再說話。他知道雪柔和父親的之間的感情,他不在家的那些年,爸的一切都是雪柔在照顧,名義上公公和媳婦,其實感情深似父女。

紀雪柔見丈夫一臉挫敗的模樣,也慢慢止住了眼淚,輕輕的握了握他的手。

何以儂轉頭遠遠看向倚墻而立的韓霽風,他正仰著臉,閉著眼,后腦勺貼在墻上,就算是在這個時候,她還是不能從他的臉上讀出任何該有的情緒,除了冷淡,還是冷淡。

等等,雪姨說爺爺是被他氣病的,那他是什么時候回的家,昨天晚上還是今天早上?眼睛不由自主的再次向他望去,卻正好迎上他睜開的眼睛,幽冷的黑眸如結了一層冰,一切情緒都凍結冰封其下,薄而鋒利的唇緊緊抿出一個無情的弧度。

雪姨的話響在耳邊,難道他的心真的是鐵打的,那是他的親爺爺,親爺爺現在危在旦機,而他卻一副沒事人的樣子,甚至是一副看玩笑的表情,那嘴角揚起的弧度,似是嘲弄著他們的緊張和擔心。

那樣冷情的一個人,要是報復起來,會不會讓人連眨眼的瞬間都沒有就掉進了地獄。

而她,恰恰就是他要報復的對象。

何以儂忽然感到恐懼,一股寒氣從腳底心一路躥升,涼遍全身,身體不可抑的顫抖起來,臉色也變得蒼白,抵在長凳上的手,用力握著,指尖幾乎掐進手心里。

紀雪柔察覺到何以儂的不對勁兒,連忙坐起來,抓住她的手,輕輕的掰著。

“小儂,你怎么了?臉色怎么這么蒼白,還有你身體也在顫抖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韓子群一聽,也扭頭關切的看著她。

何以儂慢慢從恐懼中回神,知道自己的舉動嚇到了兩位,朝他們虛弱的笑笑。

“沒什么,只是太擔心爺爺?!?/p>

紀雪柔似是埋怨卻是心疼的瞪了她一眼,擦擦她額際滲出的汗珠。

“剛才還堅強的安慰我,現在怎么這么柔弱?!?/p>

何以儂知道她是在心疼自己,不好意思的低下頭。

韓霽風將她的一切舉動看在眼里,眸光越發黑沉,插在口袋里的手也不自覺的握緊。

不久,醫生推門出來,說沒什么大礙,靜養一段時間就好了,只是以后不能再受刺激了。

眾人松下一口氣,韓子群看著虛弱的妻子,走到兒子面前。

“霽風,你先送你媽媽和小儂回去,我留下來就行了?!?/p>

韓霽風沒說話,拿起搭在凳上的外套,大步的走出去,何以儂攙扶著紀雪柔跟著出去。

[www.bxwxbook.com]

上一章 · 章節列表 · 下一章

  來源:手機小說 書名:惡魔囚奴
  • 推薦1:小說之家
  • 推薦2:書友之家
  • 推薦3:小說搜索
  • 推薦4:書房小說
  • 欄目導航

      AD

    熱門文章

      AD

    相關文章

      AD

    熱門圖文

    點擊數:
    双色球软件计划做号